特朗普政府“接管”疫情数据政治彻底压倒科学

北美观察丨特朗普政府“接管”疫情数据,政治彻底压倒科学?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之下,特朗普政府突然下令全美医院“绕过”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从7月15日起将所有患者信息上报至位于华盛顿的中央数据库。此举令公共卫生专家感到震惊,他们担心疫情数据的透明度下降,并加剧美国当前的“疫情政治化”问题。

报道称,当地时间14日晚,威尔逊山天文台官员在社交网站上说,大火正在“敲门”,并称所有天文台人员都已撤离。洛杉矶国家森林公园15日在社交网站上称:“消防员已经就位”,准备好与大火“搏斗”。

还有特工说,面对枪支、炸弹或生化危险这类他们本来就受训练要处理的外部威胁是一回事,但时不时因一些人的轻率行为而把他们置于额外的风险中是另一回事。这些特工要求匿名,以免危及自己的工作。

另外,美国流行病学家、总统自由勋章获得者威廉·福格(William Foege)近日致信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敦促雷德菲尔德诚实面对特朗普政府处理疫情不当的事实。

“这已经对我们的国家造成不可接受的损失,不要回避这个事实,”福格指出,“这不仅这是政治斗争,而是对生灵的屠杀”。福格在1970年代在根除天花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曾经服务于多届美国政府,目前担任埃默里大学教授。

再生元的抗体药物能“治愈”新冠

7月15日,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公开发文“炮轰”福奇,称福奇在应对疫情过程中的很多判断都是错的,呼吁外界对福奇的建议应持“怀疑和谨慎的态度”。福奇当日则回应称,白宫对自己的攻击并不明智,最终可能自我反噬。

“从未见过科学被政治影响如此之深”

相关病例已升至34人

但外界对卫生部的解释并不满意,目前已有多位公共卫生专家站了出来,从多个角度抨击特朗普政府“边缘化”疾控中心的做法。

报道说,该备忘录于7日发布,已经分发给美国联邦应急事务管理署(FEMA)的高层领导。FEMA是美国国土安全部的下属部门,职责包括协调和应对公共卫生灾难。

特朗普政府应对疫情不力

特工处以隐私和安全为由,拒绝透露有多少人员新冠检测结果呈阳性或不得不接受隔离。但官员们说,大选活动期间有数以千计的特工待命,那些检测结果呈阳性的人可以很容易被替换掉。

据海外网消息,据美媒ABC新闻7日报道,该媒体获取的一份政府内部备忘录显示,最近几天,与白宫相关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升至34人,确诊者包括白宫工作人员及其接触者。

ABC新闻表示,根据早前报道,白宫相关确诊病例为24人。如今升至34人,一方面说明白宫的疫情日益严重,另一方面说明白宫试图淡化疫情。

或许有人会问,为何由同样隶属于联邦政府的疾控中心收集数据,外界就不太担心“政治化”的问题?这是因为疾控中心以保护公众健康和安全为己任,传统上更讲专业,而非政治。它在疫情期间的许多做法,相对独立于联邦政府,比如最近就发布了令特朗普不满的安全复课指南。

在推特上发布的这段新视频中,特朗普说道:“我想把我所得到的东西给你们——我要让它免费。你们不会付钱的。

“疾控中心(总部)位于亚特兰大的好处之一是,远离华盛顿,这让我们能够避免很多政治压力。当你在华盛顿时,你就会感受到这种压力。”贝瑟指出。当然,他也同意疾控中心系统需要现代化的看法,但补充道,答案不是“绕过”疾控中心,而是努力确保系统升级。

据环球网报道,当地时间周三,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发布一条视频承诺,他所接受的新冠病毒治疗将免费提供给美国人。特朗普还将这条推文同时置顶,配文“来自总统的一条消息”。

尽管特朗普政府以简化数据收集工作为由“接管”疫情信息,但据《纽约时报》报道,两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称,这一信息上报方式的变化已令疾控中心感到震惊。此外,即便政府表示仍会公开数据,但对于透明度和“政治化”的担忧始终存在。

有观点认为,特朗普政府“接管”疫情数据的做法,不仅是对疾控中心的又一次排挤,更是其企图“边缘化”公共卫生专家的最新尝试。

报道称白宫成新冠重灾区

疫情没有好转的迹象,特朗普政府面临广泛的批评。

“从历史上看,疾控中心一直是接收公共卫生数据的地方,(特朗普政府此举)引发了不少疑问,包括研究人员的访问权限,以及记者乃至公众的访问权限。”无党派的凯撒家族基金会全球健康与艾滋病政策主任詹·凯茨说,“如何保护数据?会有透明度吗?会有访问权限吗?疾控中心在理解数据方面的作用是什么?”

白宫对深受社会信任的公共卫生专家发起“抹黑战”,已经招致美国公共卫生界的广泛反弹。而此次“绕过”疾控中心“接管”疫情信息的做法,进一步加剧了外界对于特朗普政府不尊重专家的批评。

受此影响,再生元股价在盘后交易中上涨超3%,特朗普提到的另一家生产抗体疗法的公司礼来,盘后也上涨了1.83%。

在视频中,特朗普说:“当我进去的时候,我感觉并不那么热。他们给了我Regeneron,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我马上感觉好多了。”特朗普还说,他现在正试图在紧急情况下获得Regeneron的治疗,以及类似的药物。“我们有成千上万剂量的药物已经准备好了,”特朗普说,“我有准备好的紧急使用授权书,我们现在就要签了——你们会好起来的,你们会很快好起来的。”他补充说,获得这些药物的批准“对我来说,比疫苗重要得多”。

“将所有数据的控制权集中在一个固有的政治机构中,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并滋生了不信任感。”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预防和响应助理部长的妮可·卢瑞表示,“这也削弱了疾控中心完成一些基本工作的能力。”

参考消息网10月7日援引外媒报道,特朗普尚未痊愈的病情正在引发身边人新的关切。有些特工在接受美联社记者采访时,对白宫在佩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上的漫不经心表示担忧。他们说,同事们很愤怒,但感觉对此无能为力。

他还说:“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得到和你们的总统一样的待遇,因为我感觉很好。”“我感觉很完美。这是来自上帝的保佑,我抓住了它。”

近日,《今日美国》获得了福格于9月23日发给罗伯特·雷德菲尔德的信件内容,信中写到,“白宫未能任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来指挥疫情应对,这于我们在过去75年中得到的所有经验教训相为悖”,福格指出,白宫对应新冠疫情的表现将成美国“公共卫生系统的巨大失败”。白宫的行动“无能且不合逻辑”,而且冠状病毒工作小组工作脱节,并预测最终特朗普政府将把一切责任都推诿到疾控中心。福格指出,目前雷德菲尔德的确承担了“可怕的负担”,疾控中心因迫于联邦政府施压和干扰而出现管理混乱。

“天空新闻”报道截图

疫情数据“越级”上报

据央视新闻援引美国全国广播公司7日报道,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官员里克·布莱特此前一天宣布辞职。据布莱特的律师表示,美国政府忽视科学专业知识,推翻公共卫生指导意见、不尊重科学家,导致大量美国人感染新冠病毒或因此死亡,布莱特无法继续为这样一个将政治凌驾于科学之上的政府工作。

此前,白宫官员向多家媒体发送资料,列举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重要成员、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的“不实言论”,包括他今年1月说新冠病毒“对美国民众不构成重大威胁”,“无症状感染者不太可能传播病毒”,以及3月说“戴口罩对抗击新冠病毒作用不大”等,似乎有意削弱福奇作为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的公信力。

英国“天空新闻”称,这条推特是在特朗普回到他的椭圆形办公室几小时后发出的,尽管他感染新冠后仍未痊愈。“天空新闻”介绍说,特朗普在被送到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接受治疗之前,于上周五(2日)接受了由Regeneron(再生元)公司制造的实验性抗体治疗。

截至15日,暂无任何建筑遭大火破坏,但森林工作人员已设法在“山猫”周围划出了隔离线。目前,火势正逐渐逼近威尔逊山。

疾控中心的四位前主任日前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专栏文章,称“从未见过科学被政治影响如此之深”。他们还写道:“在我们的任期内,我们不记得有任何一次因政治压力改变科学解释的情况。”在当前公共卫生专家受到美国政治巨大“骚扰”之际,四位前卫生官员选择此时发声,引起外界高度关注。

自9月6日大火“山猫”爆发以来,已延烧到圣盖博山约4.1万英亩的土地,所产生的烟雾和火山灰已在一周多的时间里,弥漫到了大洛杉矶地区的大部分地方,并迫使圣盖博山山脚下的多个社区进行疏散。

卫生部发言人迈克尔·卡普托对此表示,疾控中心的系统并不完善,并称未来两个系统将被连接起来,疾控中心可以继续公开数据。“如今,疾控中心在报告医院数据方面仍然有至少一周的滞后。”卡普托说,“但美国需要实时了解疫情信息。新的更快更完整的数据系统,对于美国战胜新冠病毒必不可少。而疾控中心作为卫生部的一个运营部门,肯定会参与这种全政府的简化工作。”

简报中还指出,特朗普告诉康利,他“感觉很棒!”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政府已要求医院从7月15日起,不再将疫情相关信息发送至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下称“疾控中心”),而是直接上报至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下称“卫生部”)。

疾控中心的四位前主任还写道:“不幸的是,科学正在受到党派政治挑战,在美国人民需要领导力、专业知识和明确性的时候,播下混乱和不信任的种子……在我们最需要他们的时候,公共卫生官员被骚扰、威胁并被迫辞职。这是不合情理的,也是危险的。”他们指出,当前美国公共卫生专家面临两大对手:新冠病毒和企图“抹黑”他们的人。(央视记者 顾乡)

CNN首席医学记者桑杰·古普塔则表示,特朗普政府的做法将导致疫情数据变得更加不透明,“除了从流行病学家那里拿走数据,这有什么意义?这些流行病学家是世界上最好的,他们观察这些数据,理解这些数据,为公众翻译这些数据。”

据报道,除了天文台的标志性建筑外,威尔逊山顶上还有数个信号塔,也受到大火的威胁。丹提克称:“用于广播、电视和手机信号塔的主要基础设施,可能会受到干扰。”

康利在简报中写道:“自出院以来,他未曾需要,也没有吸过氧”,并且“超过4天没有发热”,特朗普的周一取样化验结果显示了“可检测到的SARS-CoV-2 IgG抗体水平。”

美国知名流行病学家指责

特朗普政府的这一指示,被写在了卫生部网站上一份不起眼的文件中。该指示称,从现在开始,卫生部——而非疾控中心——将每天收集各家医院正在治疗的病人、可用床位和呼吸机数量,以及其他与疫情相关的重要信息。

特朗普政府对此的解释是,这一改变将简化数据收集工作,并协助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分配稀缺物资,包括个人防护设备和潜在治疗药物瑞德西韦。但问题是,负责收集上报信息的卫生部数据库并不对外开放,因此可能影响研究人员和卫生官员的工作——他们长期依靠疾控中心的数据作为决策依据并进行预测。

此前,全美医院均向疾控中心“全国卫生保健安全网”上报疫情数据,这一网络被视为美国应用最广泛的感染追踪系统。此次特朗普政府的要求,相当于要求医院“绕过”位于亚特兰大的疾控中心,直接“越级”上报至位于华盛顿的卫生部。

当地时间10月6日,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警告说,若秋冬季节防范不佳,美国新冠死亡人数或将达到40万。”如果我们在秋天和冬天不做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模型告诉我们美国可能有30万到40万人死于新冠。”福奇在一场网上研讨会中指出。

特朗普虽然乐观,但美国的疫情形势依然严峻,而白宫已成新冠重灾区,相关病例已升至34人。

当地时间7月15日,前疾控中心代理主任理查德·贝瑟表示,联邦政府要求疫情数据“跳过”疾控中心的做法,显示疾控中心又一次被排挤了,疾控中心再遭排挤。他认为,数据不仅应由疾控中心收集,还应每天通过媒体向公众发布。他警告道,在联邦政府的控制下,疫情数据有可能被“进一步政治化”,这是人们“最不希望看到的”。